第17章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努力加载中...

闹半天我也就是一轻微脑震荡,那些天旋地转的症状都是我自己吓自己给吓出病来的,连带着江辰也被吓得够呛,这里必须批评一下江辰的心理素质,作为一名已在腥风血雨中度过数年的大夫,他表现得实在是很没见过世面。

他用小手电筒照着我的瞳孔仔细地看了会儿,才把小手电筒收进白大褂的口袋里,问我:“你怎么了?”

“你的房间。”我拍着他的手说。

我懒得回答她,我忙着按后脑勺上那个包,稍稍一用力,就有一种麻麻酥酥的疼痛从脑门扩散到脚尖,很过瘾。

他说:“我一直在等你后悔,等你回来求我,我一定要好好地嘲笑你,然后让你对着手术刀发誓说以后要是敢说分手两个字就千刀万剐。”

我虽然看起来弱智弱智的,但我不傻呀,这扇破木门顶多就值两百块,他一翻就五倍,比房地产还暴利还无耻啊,当然几年后我发现我错了,没有什么能比房地产更暴利无耻。此乃后话,按下不表。

他扶正了我的头,说:“知道了。”

我如泣如诉地跟江辰说了那个房东对我百般欺淩的故事,江辰听完后长叹一声,说:“那我们和好吧。”

我在辗转的唇舌间努力想保持清醒地思考一个问题,一开始是他要求和,为什么到了最后又成了我求着他和好了?而且还得沦落到色.诱求和?

江辰拍了拍我的背,“我知道了。”

小护士原本还在一旁贼眉鼠眼地偷瞄,但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冲我们呵呵乾笑了两声,义正言辞地提出她要出去巡房,对于她这种突如其来爱岗敬业的转变,我们只能称之为顿悟。

我顿时就热泪盈眶了,往后仰着头看他:“轻点啊,别把我脑浆给戳出来了。”

也许是我沉默了太久,江辰又说话了,他说:“陈小希,我是一个医生,我看惯了生与死、挣扎与痛苦,按你的逻辑来说,我的人生该多超脱,我为什么要纠结在你身上,我一转身就是一个俏护士,一点头就是一个新的人生,我何必惦记着你。”

他说他在一个月多后去找我的,他说他第一次眼睁睁看一个人在他手里嚥了气,他说当时情况实在特殊他心情实在脆弱,他需要女朋友给他支援与鼓励,所以他决定抢先原谅我,所以他就去找了我,而在我家楼下,他看到我指挥着几个大汉往楼下搬行李,然后他一气之下就回医院了。

我吃完药,他让我背对着他盘腿坐在床上,他要帮我擦药,那个小护士几次用试图过来帮手,都被我用淩厉的眼光瞪走了。

我委委屈屈地看了他一眼:“忘了。”

我一听,不对啊,这段话跟前面那句和好的要求有着天渊之别,莫非我那短暂的沉默被他认为是在摆谱,他决定不陪我玩了?

我心里忽然一阵痠软,慢慢地往后靠,轻轻地倚在他身上,他手指顿了一顿,又重新再挖了一坨药往我头皮抹。

我扶着他的肩,随他慢慢地往急诊室走,那护士跟在我们身后,表达着她迟来的关怀:“哎早知道你是江医生的朋友我就让你进来坐了嘛。”

他把药捡到掌心,我再从他的掌心把药捡起丢入嘴巴,然后灌水送下。

我转身抱住他的腰,“好吧,我们和好。”

小护士跌跌撞撞地拿着手电筒和听诊器出来,趁着江辰在哆嗦着翻我眼皮用手电筒照看我的瞳孔时,她抱着不妨一试的态度,用护士特有的力度,掐了一下我的人中,我就尖叫着弹跳醒过来了。

幸好江辰还是停了下来,用他沾满药膏的手,从背后环住了我的肩。

他低头凑近,我神速地捂上嘴巴,闷声说:“到底和好不和好,不说清楚不给亲。”

说完,他拨开我的手,亲了上来。

真的,我们的拥吻很浪漫,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我脑门上的药膏散发出的薄荷味,江辰身上的药味和肥皂味,还有他嘴巴里淡淡的绿箭口香糖味,五味杂陈很美好,时间如果能像DVD播放器,我想按暂停,就定格在这一秒。

他鬆开了我,蹲下来和我平视,我扶着他的肩努力地大口呼吸。

我摇头说没有,他卡住我的脖子,“别动脑袋!你在哪儿摔的?”

我就这样靠在江辰右肋骨的第三第四和第五根上,他一言不发地揉着我的脑袋,揉着揉着揉着揉着,揉得太久了我就觉得诡异发毛了,就觉得他是不是要把我的脑壳和头皮揉薄了好啵一声插一根吸管进去咕噜咕噜吸我脑浆啊……

我按了一按那块突起,大概鹌鹑蛋那么大,按上去比带壳的鸡蛋软,又比剥壳的鸡蛋硬,硬度还挺刚好。

我那刚遭受过重创的脑袋在高度充血的状态下突然一阵疼痛,痛得我泪眼汪汪地拧江辰的后背:“我……头痛。”

他偏头看着我,笑了:“好,我们和好。”

我想转过头去对他说,你这个心态太不健康了,而且怎么可以对这我这么可爱的女孩子说这么血腥的话呢,我很胆小的,我会怕。

最后江辰鬆了口气,扶着我躺下,然后用医生特有的严肃口吻责备道:“没事,你躺着休息一会儿,脑震荡不可乙太过激动的。”

他又说:“但你居然就一直没来。”

他久久不说话,我急了,手指绞着他衣服说:“你不要跟我玩这种欲拒还迎的爱情游戏了,我已经老到可以结婚生子了。”

我叹气,老天不带这么无情残酷无理取闹的。

我无语地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这究竟是谁害我激动的啊……

可惜时间就算是播放器,我手里也没有遥控器。

但我的清醒只维持了大约三秒钟,然后久旷的嘴唇就主宰了我那没啥主见的脑子。

我鬆了他的腰,仰头看着他:“什么意思?”

我十分困扰,瞧他这话说的,敢情在他心目中我们这三年就只是一次漫长的吵架?

江辰让我在急诊室的病床躺下,“我去拿药。”

江辰端了一个铁托盘迴来,上面有一杯水,一个药罐子,几支棉签和几片白色的药。

小护士拖了把椅子坐在病床前,笑眯眯问我:“你是江医生的女朋友吗?”

他对着坏掉的门辱駡了我一顿。我房东文化水準很高,据说是远古时代的研究生,他将这次的事件上升到了当代大学生普遍没素质的高度,并且坚持认为金融危机、乾旱、地震、洪水乃至禽流感都是大学生的错。我有试图跟他解释乾旱不是我的错,因为我一个星期才洗一次衣服,但他不听,他坚持要我付一千块的换门费。

他皱着眉摸上我的后脑勺,手指穿过我的头髮,在头皮上小心地按着,按到我嗤一声叫痛才停下来,然后又拉着我的手去摸那快头皮,“喏,这里起了个大包。”

据目击证人臭脸小护士陈述,江辰大夫他捧着我的脑袋沖急诊室展开狮子吼:手电筒!听诊器!

见我醒来,江辰面色很不好看,大概是觉得护士抢了他医生的风头。

小护士等半天没等到我的答案,自知无趣地拖着椅子去坐在小窗口前。

这事是这样的,那时我说完分手后,江辰撂了一句“你不要后悔”之后甩门而去,甩完门后,那扇老弱病残的门就放弃了苟延残喘,义无反顾地嚥气了。

江辰拨了一拨我的刘海,问我:“还有哪儿摔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小手电筒,又伸过手来翻我的眼皮,还用小手电筒照着我的眼睛,我被那道光束照得特别想流泪。

他搀着我站起来,“你为什么不打电话叫我过去?”

我心想,那是你没看见,我还看到你在饭馆里点了一个叉烧饭。

而恰巧第二天就是我那秃头房东上门收房租的日子,他看到那个摇摇欲坠的门,大概是想到了他摇摇欲坠的头髮们,所以他暴怒了。

江辰成全了她的顿悟,她就一步三回头地出去巡房了。

他的口气云淡风轻,好像我脑袋上的大包是被蚊子叮的。

但是江辰把我的肩骨握得死紧,颇有随时把我捏碎的风範,所以我就一声不吭了。

江辰先是翻了翻我的头髮,由于我背对着他看不到他的表情,就自动在脑海里替他配了个眉头微皱、眼神温柔又带着心疼的表情,但很快的我就在脑海中把这个温柔的表情无情地推翻了,因为他用棉签使劲地、恶狠狠地、丧心病狂地戳了我脑勺上那个包一下。

因为这扇门事件,我和房东的关係彻底破裂,他坚决索赔一千,我坚决赔偿五百,僵持不下,他让我滚出他的房子,我就滚了。而江辰来的那天,我在做滚的预备动作。

我攀着他环着我的手臂坐好,“我摔倒了,磕到头了。”

然后他就丢掉了棉签,再抹上来的就是他的手指,他手指温温热热的,混着凉凉的药膏在我头皮上慢慢地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