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第12章

努力加载中...

17啊……这孩子怎么这么显老呢。

在床上躺了至少半个小时,我才慢慢缓过来,我开始想这究竟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呢,还是江辰脑子抽风;是我幻想过度呢,还是江辰鬼上身……任我左思右想都想不出合情合理的解释,于是只好告诉自己说就当被狗咬了。

我隐约觉得不对:“你说什么?苏锐今年几岁?”

不得好死的我灰溜溜地躲到车厢角落里给司徒末打电话,给她简单说了事情的经过,请求她以一个人.妻的身份来判断我这样罪至不至死。

我顿时晴天霹雳,想到我刚刚讲的那些无耻话都落入了她的耳朵,我就很想吞手机自尽。

我一开口就差点把舌头咬了,“冬娜……我……那个……”

我咬着牙埋怨她:“你接电话你怎么不出声呀!”

于是我爬起来开机準备打电话给庄冬娜,手指在播出按键上停留了几秒,最后还是勇气不足,只发了一条简短的短信过去:昨晚江辰亲了我,我发誓我没有勾引他,对不起。

我停下来喘口气,发现电话那边一片安静,以为江辰在反省呢,于是决定趁胜追击道:“我说你要是觉得昨晚只是一时冲动,我也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你要是说你对我余情未了那咱们得照着程式来,你得先跟庄冬娜说清楚了,然后你得追求我……你干嘛一直不讲话?”

我想不对呀,又道:“可我明明中间歇了一会喘气的。”

于是我把手机拿远了点,用漂移的声音说:“什么……啊……地铁里……信号……号……不好……我得上班了……拜……”

“哪个啊?”她追问。

我一头雾水:“关苏锐什么事?”

她说:“你讲太快了,我来不及出声。”

身后传来不大不小的对话声:“唉,现在的年轻人呀,扯谎都扯不好,週末上什么班。”

我挂了傅沛的电话打给江辰,为了给自己充足的底气,电话一接通我就劈里啪啦道:“江辰你听着,我不管你昨晚为什么要亲我,但亲了就是亲了,我必须指出你这样的行为是非常不对的,你现在有女朋友,你这么一亲你就是逼我往小三的道路上走,我妈说了,破坏别人感情的小三都会有报应的。没错我是还爱你,但你少瞧不起人了,我坚决不做小三……”

关了机,换上睡衣,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总也无法平静,脑海里充斥这地铁里那些人的目光,总觉得不做点什么我死了以后一定下地狱。

我在下一个站逃也似的出了地铁,然后坐了相反方向的地铁回家,为什么我忘了今天是週末呢……

说完就兀自把电话挂了,今早的地铁人实在不多,于是我话音一落这节车厢中仅有的六七个人就齐刷刷地看着我,他们的表情好像在说:看这说瞎话的不要脸,一看面相就是做小三的,肯定不得好死……

我嚥了嚥口水接起电话,“喂。”

最后庄冬娜问我,能不能给她介绍昨晚一起吃饭的苏锐,我告诉她苏锐只有17岁,她使用了一个“F”开头的单词结束了本次通话。

电话如我所料很快地响了起来,庄冬娜告诉我一个震撼的消息,她说,她和江辰本来就没有交往,她只是受江辰所托演几场戏而已,报酬是她以后上医院看病能得到亲人般的呵护。我一时不知怎么回应这件事,只好对这项交易表示惊讶,毕竟这报酬也挺不吉利的……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我才回到家,这个时候我也累的懒得去追究那错综複杂的感情了,我决定用无限美好的假日来睡一个冗长的大头觉,我还特地把手机关了,以示再惊心动魄的恋爱,也抵不上无忧无虑睡觉的畅快。

回味着被狗咬了滋味我慢慢入了睡。

……

我收起手机,抬头想鬆一口气,发现整节车厢的人齐刷刷地都盯着我看,眼神里满满的都是不齿。我下意识地张了张嘴想解释点什么,最终选择了转过身对着车厢壁。

她说:“哦,那个时候我已经听上瘾了,觉得太精彩了我就不忍心出声。”

司徒末安慰我说你不要怕,像庄冬娜这样的女人最严重的报复手段也就是抓这你的头髮去撞墙而已,一定不会找人轮.奸你的。最后她还让我给傅沛打电话,她认为做为玩弄了无数女性还没被抓去关的典型,傅沛一定可以告诉我要怎么处理这种游离在道德边缘的情况。

“那乾脆不分种类好了,跟鸡鸭牛羊狗恋爱去!”

“是您跟不上时代了,有些职业就是週末和晚上的生意才好。”

“等等呀,我说你真喜欢江医生啊,那我弟怎么办?”苏医生很着急地说。

我在去上班的地铁上手机响了,我盯着萤幕上闪烁的三个字“庄冬娜”,吓得直哆嗦。此刻我万分佩服社会上的小三一族,她们该有多强大的心理素质才扛得住和正室对峙时的那份心虚呀。

“唉您这就不懂了,人家叫恋爱不分性别年龄身高。”

她说:“我弟喜欢你呀。不如我给你出个主意,你也别当那吃回头草的小三了,挺缺德的,你就跟了我弟吧,过几年他到法定结婚年龄了你们就把证领了。”

……

“呃……我是苏医生。”电话传来女声,“江医生不在,我看他手机响了很久,萤幕上显示的是你的名字,我就帮忙接了。”

……我由衷地觉得,苏氏姐弟是老天看不惯我在人间撒欢,特地派来收拾我的。

我想说我对不起你,但又觉得我好像也挺无辜,于是那个了半天都那个不出来,只好快速地说:“我现在在上班的途中,地铁上人太多了,我待会儿再给你打电话。”

“Hey, it's me. 昨晚怎样啊?”庄冬娜的声音听起来很快乐。

“勾引未成年啊,应该枪毙。”

她又接着规劝说:“再说了,其实我觉得姐弟恋挺好的,采阳补阴,你也不容易老。”

第二天起来我腮帮子异常地疼,大概是因为昨晚我做了层出不穷的梦,梦里都是江辰和那个吻,为了那个吻,我们频繁过度地使用了唇舌,我觉得这样不好,我有点害臊。

我无力地说:“你别开玩笑了,勾引未成年我会坐牢的。”

她说:“17呀。他去年不肯参加高考,说要自主创业,就出来开店了,他店里的衣服都是自己设计的呢,我觉得我弟是个天才,他是个潜力股呀,你就跟他在一起吧,我们家也不会嫌你老的。”

我实在是不想使用髒话问候恩人,只能忍气吞声地说:“好吧,麻烦你让江辰回个电话给我。”

傅沛听了我避重就轻的描述之后,口气显得很不屑一顾,他说你大清早打电话来扰人清梦就为了这屁大点的事啊,这种事当然是男人去解决,你瞎操心啥。

真不愧是花丛中人,果然一语惊醒梦中人。

我在经过了这番犹如天打雷劈五雷轰顶的重创之后,自然是不记得如何上楼洗漱和躺到床上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